话剧《杜甫》遇见不一样的“诗圣”

  • 日期:08-28
  • 点击:(713)

通博国际

   15:13:57 娱乐追忆

  

  无论是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豪迈、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的愤慨,还是“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”的落寞,杜甫将自己最真实的情感都融入进了诗句之中。而今年,北京人艺就把第一部原创大戏的舞台留给了这位诗人,经过两个多月的排练,话剧《杜甫》于日前正式登陆首都剧场,亦幻亦真中观众开始走进杜甫的内心世界,去遇见不一样的“诗圣”。

  冯远征一人分饰“两角”

  既是导演又是主演,此次话剧《杜甫》中冯远征首度在人艺舞台上独立执导并主演的作品。

  “一边在舞台饰演杜甫,一边在思索调度和呈现效果,甚至晚上做梦还想到灯光处理,连夜爬起来给灯光设计发消息……”诸如此类的情景在排练期间经常上演着。

  该剧在语言上既充满诗意又保留了古汉语当中的精髓,不少台词都如同带着韵脚,让观众听起来得到审美享受。但这样的台词对演员却提出了不小的要求,需要演员丰富的文学积淀和对台词的把控力。为此,冯远征亲自带领着演员用十二天的时间研读剧本,“我们排练之初并不着急,而是踏踏实实去读剧本,读了十二天之后,我们读懂了诗人的内心世界,读明白了就能理解,就能在舞台上演清楚。”冯远征强调。

  从一度文本解读到二度创造,导演将“杜甫”的内心展示给观众,让观众既有熟悉的味道又有耳目一新的观演感受。在观众看来,舞台上塑造的杜甫,让人忘了他之前所有的古装角色,只觉得眼前的杜甫不仅有忧国忧民的情怀,有路见不平的侠义热肠,还有常人眼中的“迂阔”,一点和平凡人一样的小计较和钻牛角尖,以及原则固执背后的可爱。

  冯远征表示,从此前的话剧《李白》到如今的《杜甫》,两大诗人都出现在北京人艺的舞台上。与李白一样,杜甫在中国可谓是家喻户晓,但比起他的诗作,诗人的人生境遇却并不为人所熟知,“我们表现了杜甫的苦闷,却从中看出他的理想与人生追求。”

  走进杜甫的精神世界

  此次《杜甫》出自著名编剧郭启宏之手,他的《天之骄子》《李白》与《知己》曾构成了北京人艺舞台上久演不衰的“文人三部曲”。《李白》之后再写《杜甫》,郭启宏阅读了187本关于杜甫的书,仅是提交的修改稿,就达十稿。

  要想全面呈现杜甫的其人其境绝不是件容易的事。从初稿到成稿历经四年,从提纲到成稿历经近十年,正如编剧郭启宏所言,杜甫 “没有李白潇洒,没有高适显达,没有苏涣乖张”,但是他有“高尚且高贵的灵魂”。该剧描写了杜甫自“安史之乱”后到去世这段人生轨迹,其中有他仕途的坎坷,有他与严武、高适、李白、苏涣的相交与相离,更有他内心的困顿与精神的伟大。

  比如,杜甫梦中与苏涣、李白、高适、严武的一段相会,用艺术的手段让这些站在文学史顶峰的大家们打破时空,来了一次精神上无限自由的畅快交流,将一生的恩怨纠葛、是非曲直辩了个痛快。杜甫与夫人杨氏的一段戏如同盗梦空间,用梦中之梦来表现杨氏与杜甫的情感归宿,是二度创造的一个创新。此外剧中的舞美设计也让人耳目一新,用金属质感搭建出中国传统意境,在刚与柔之间找到美的意境。

  新老同台无缝衔接

  新老同台,能够无缝衔接,不得不说这也是《杜甫》带给观众的惊喜:剧中杨明鑫饰演的严武既能文能武,又有着独有的 “血气方刚”;于震、孙骁潇饰演的高适不同于以往大家对边塞诗人的印象,多了一些行走仕途的人情练达;鲍大志饰演的苏涣肆意通透,刘智扬饰演的李白浪漫洒脱,再加上剧中的女性角色——张培饰演的杜甫夫人,困于生活又归于情深,梁丹妮饰演的严母心胸与智慧并重。

  《杜甫》中的众多人物经一众演员的演绎,将剧本中的人物跃然于台上,在相互映衬间给观众一个源于历史,又在艺术中得到升华的历史剧体验。从最开始的“冒险”到如今坦言这些剧中年轻人有所超越,《杜甫》也搭建了一个让观众认识北京人艺新生力量的平台。

  对于此次启用大量新人,冯远征强调:“我想让年轻人从一开始就养成一个习惯,所以我会给他们讲我们人艺的传统,要把那些好的传统都继承下去。比如我们现在要求大家剧本不能留在排练厅,要随时带着,因为剧本是我们的武器,我们要去尊重编剧。还比如我们不能去随意触碰导演铃,把这些看似琐碎的东西一点一滴地渗透给大家。规矩有大有小,却无一不是人艺‘戏比天大’的精神体现,希望有一天我们能把人艺排练厅里挂着的‘管理办法’摘下来,那时候才是这些传统都长在大家心里的时候。”

  

  无论是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豪迈、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的愤慨,还是“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”的落寞,杜甫将自己最真实的情感都融入进了诗句之中。而今年,北京人艺就把第一部原创大戏的舞台留给了这位诗人,经过两个多月的排练,话剧《杜甫》于日前正式登陆首都剧场,亦幻亦真中观众开始走进杜甫的内心世界,去遇见不一样的“诗圣”。

  冯远征一人分饰“两角”

  既是导演又是主演,此次话剧《杜甫》中冯远征首度在人艺舞台上独立执导并主演的作品。

  “一边在舞台饰演杜甫,一边在思索调度和呈现效果,甚至晚上做梦还想到灯光处理,连夜爬起来给灯光设计发消息……”诸如此类的情景在排练期间经常上演着。

  该剧在语言上既充满诗意又保留了古汉语当中的精髓,不少台词都如同带着韵脚,让观众听起来得到审美享受。但这样的台词对演员却提出了不小的要求,需要演员丰富的文学积淀和对台词的把控力。为此,冯远征亲自带领着演员用十二天的时间研读剧本,“我们排练之初并不着急,而是踏踏实实去读剧本,读了十二天之后,我们读懂了诗人的内心世界,读明白了就能理解,就能在舞台上演清楚。”冯远征强调。

  从一度文本解读到二度创造,导演将“杜甫”的内心展示给观众,让观众既有熟悉的味道又有耳目一新的观演感受。在观众看来,舞台上塑造的杜甫,让人忘了他之前所有的古装角色,只觉得眼前的杜甫不仅有忧国忧民的情怀,有路见不平的侠义热肠,还有常人眼中的“迂阔”,一点和平凡人一样的小计较和钻牛角尖,以及原则固执背后的可爱。

  冯远征表示,从此前的话剧《李白》到如今的《杜甫》,两大诗人都出现在北京人艺的舞台上。与李白一样,杜甫在中国可谓是家喻户晓,但比起他的诗作,诗人的人生境遇却并不为人所熟知,“我们表现了杜甫的苦闷,却从中看出他的理想与人生追求。”

  走进杜甫的精神世界

  此次《杜甫》出自著名编剧郭启宏之手,他的《天之骄子》《李白》与《知己》曾构成了北京人艺舞台上久演不衰的“文人三部曲”。《李白》之后再写《杜甫》,郭启宏阅读了187本关于杜甫的书,仅是提交的修改稿,就达十稿。

  要想全面呈现杜甫的其人其境绝不是件容易的事。从初稿到成稿历经四年,从提纲到成稿历经近十年,正如编剧郭启宏所言,杜甫 “没有李白潇洒,没有高适显达,没有苏涣乖张”,但是他有“高尚且高贵的灵魂”。该剧描写了杜甫自“安史之乱”后到去世这段人生轨迹,其中有他仕途的坎坷,有他与严武、高适、李白、苏涣的相交与相离,更有他内心的困顿与精神的伟大。

  比如,杜甫梦中与苏涣、李白、高适、严武的一段相会,用艺术的手段让这些站在文学史顶峰的大家们打破时空,来了一次精神上无限自由的畅快交流,将一生的恩怨纠葛、是非曲直辩了个痛快。杜甫与夫人杨氏的一段戏如同盗梦空间,用梦中之梦来表现杨氏与杜甫的情感归宿,是二度创造的一个创新。此外剧中的舞美设计也让人耳目一新,用金属质感搭建出中国传统意境,在刚与柔之间找到美的意境。

  新老同台无缝衔接

  新老同台,能够无缝衔接,不得不说这也是《杜甫》带给观众的惊喜:剧中杨明鑫饰演的严武既能文能武,又有着独有的 “血气方刚”;于震、孙骁潇饰演的高适不同于以往大家对边塞诗人的印象,多了一些行走仕途的人情练达;鲍大志饰演的苏涣肆意通透,刘智扬饰演的李白浪漫洒脱,再加上剧中的女性角色——张培饰演的杜甫夫人,困于生活又归于情深,梁丹妮饰演的严母心胸与智慧并重。

  《杜甫》中的众多人物经一众演员的演绎,将剧本中的人物跃然于台上,在相互映衬间给观众一个源于历史,又在艺术中得到升华的历史剧体验。从最开始的“冒险”到如今坦言这些剧中年轻人有所超越,《杜甫》也搭建了一个让观众认识北京人艺新生力量的平台。

  对于此次启用大量新人,冯远征强调:“我想让年轻人从一开始就养成一个习惯,所以我会给他们讲我们人艺的传统,要把那些好的传统都继承下去。比如我们现在要求大家剧本不能留在排练厅,要随时带着,因为剧本是我们的武器,我们要去尊重编剧。还比如我们不能去随意触碰导演铃,把这些看似琐碎的东西一点一滴地渗透给大家。规矩有大有小,却无一不是人艺‘戏比天大’的精神体现,希望有一天我们能把人艺排练厅里挂着的‘管理办法’摘下来,那时候才是这些传统都长在大家心里的时候。”

达到当天最大量